第122章:一相情原
作者: 凌紜章节字数:56801万

陈晴风这个时候已经打开了房门,听到huā丹的问话,停住了脚步,回身道:“你不问,我差点忘记了。自从上次发生了汽修厂的事情,我为了安全起见,就在你家里面安装了窃听器。本来是想知道孟刚到底想怎么害我,却无意间得知了你的计划。我想,这也是老天爷开眼!”说完,关门离去。

顾千城哈哈大笑,笑得凄惨,笑得冷漠,“景炎,到底是谁在逼谁?你自己不守信用,还说我逼你,你还要脸吗?”

许是被打怕了,许是同伴的惨死提醒了它们。从来都是各自为政的老虎们,此时围在一群,怒瞪风遥等人。

顾千城在秦寂言身侧坐下,抬头看着秦寂言道:“殿下,你不高兴?”

“不懂?本宫看你是装傻。”秦寂言惩罚性的捏住顾千城的鼻子,“你说你,怎么就半点也不像个姑娘。”

“啪……”景炎挑起一张网,砸向老怪物。

事实上,这步棋他们早就走了。在药王拿出能检查人有没有中蛊的药方后,他们就开始寻找懂蛊的苗人。

可是顾贵妃不仅没有给他答案,反倒借机把人打死了,把宫中与顾家有关系的人全部处死了。

这么一来,老太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顾贵妃已经和顾家反目成仇了……

给顾家,给老太爷做牛做马?

秦寂言和顾千城有约定,一到江南就会给他报信,按顾千城的行程算,她早就到了江南,四五天的时间也足够暗卫把消息传回来,可是没有!

老皇帝话一落,远处的山头蹿起一朵火花,一瞬间火光灭了,可是……

“他喜欢破案,那怎么不去官府当捕快,呆在刑部守卷宗干吗?”顾千城一脸不解,脑子里隐隐有什么闪过,却没有抓住……

“你们是什么人?”顾千城悄悄拿出贴身放着的匕首。

就拿这次的事来说,要是他真得死在长生门,就算有唐万斤在,龙宝也不一定能安全回来。

她不能等,也不敢等。

要知道那天晚上,下药的人还有她,要是最后查到她身上去了,那岂不是更惨。

祥云客栈的案子破了,凶手是客栈的掌柜和小二,和顾千城推断的一样,是为了银子杀人,而不是像两个老仵作所说的那样,是密室杀人案。

孙妈妈头发散在脑后,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金戒指,戒指勒得手指出血。脚上的鞋子不见了,袜子全部是泥,腿部还算干净,身旁有一只浸了水的绣花鞋,顾千城认得,那是孙妈妈的鞋子。

两方人马相撞,顾千城身边除了一个大丫头,就只有赵婆子,明显势单力薄;顾夫人身后丫头婆子十几人,就连管家也跟在身后,脸上堆满讨好的笑,也不知在说什么。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顾家人是守本分,可顾老夫人这位贵妃之母却是骄纵不可一世,做出刨媳妇坟的事。

顾千城愣了了下,随即喜极而泣,“拿到就好,拿到就好,我们的儿子……有救了。”

有顾千城在,炸药造成的外伤还不至于让他们毙命,只是每次遇到炸药攻击,凤于谦都会让一批受轻伤的人诈死,然后草草埋在郊外,待到他们走后这批人就可以起来了。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

仿制前朝古画有那么简单吗?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城门关了三天才开,进出城的人都能排到大街外,言倾过来查看进出城的秩序,同时叮嘱属下仔细一些,别让可疑人趁机出城。

程家的家世摆在那里,再加上吴六郎一路客客气气,排队的人都很好说话,一一给他们让道,很快程家的马车就来到顾千城后面,车夫得了命令,程家一开口车夫就把路让了出来,只是……

时间悄然流逝,顾千城双眼微闭,好似入定一般。要不是人就在旁边,暗卫都要怀疑顾千城没有来。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棋局上黑子强势,一路势如破竹,也正代表秦寂言此时的情况。白子被逼退守,说得就是太上皇,至于太上皇是不是如棋局所表现的那般坚稳,那就不好说了。

这一局谁胜谁负,顾千城至关重要。

封似锦苦笑,“是圣上心胸宽阔。”他在落这一子时,也犹豫了许久,毕竟现在的秦寂言是皇上,不是他之前交往的秦王。

他一手教导出来的继承人,现在正蹲大牢,他手把手教导的孙儿,仍旧不改自私自利、目光短浅的本性,别说没有出息,就算有出息,依他的性子也不可能帮助家中其他人。

秦殿下这个人,一旦认定就是死脑筋,顾千城不是说不过他,而是说了也没有用,反正秦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朝中的大臣不会因为他得皇帝宠爱,就全部站在他这边,自然也不会因为皇上的厌弃,就纷纷站到五皇子那边。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唉……本来这两人是主力,结果好了,这两人关键时刻全部掉链子,简直是猪队友。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秦寂言会去研究棋谱?别开玩笑了,他要有这个闲功夫,宁可多看两本兵法书,也不会去研究棋谱,但是……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当初顾国公和顾郑氏偷.情时,为他们守门的仆人和丫鬟。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周王叔是聪明人,不是听明白了朕的话吗?”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从容而自信。

出门时,秦寂言就遇到了景炎的手下,看他们精疲力尽、无精打彩的样子,就知是在外面寻人无果回来了。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殿下,你别怪他们了。当时情况紧急,大家注意力都放在赵王叛乱的事上,在小事上有所疏忽再所难免。”顾千城觉得自己真心是好人,这个时候还记得给暗卫求情,可是……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秦寂言重复一遍,重点提醒“女官”二字。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顾千城吓了一跳,差点就叫了出来,“殿下,你吓死我了。”真是的,非要把人引来才满意吗?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这些我都可以办到,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第一件差事,即使觉得不满,子羊也没有拒绝。

她要秦寂言立她为后,而她则在五年内为龙宝培养五个和她一样,拥有可以压制寒毒血液的女子,这些人每人可以保龙宝五年,也就是二十五年。而二十五年后,她会继续为龙宝培养五个,拥有压制寒毒血脉的人。

再三强调意外,就是想要老皇帝别把错全部记到顾千城身上,结果老皇帝直接忽视前半句,脸色阴沉的道:“针对五皇子和贵妃?莫不是她还在记恨,贵妃挖她娘坟的事。”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噗……”埋在地底的死士被人压住,反手就是一刀。

秦寂言并不想以身犯险,把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引了出来,找出了西胡与北齐埋在大秦的探子,秦寂言就已经很满意了,听到凤老将军的话,秦寂言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千城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