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起居无时
作者: 凌紜章节字数:56801万

“哦……”蓝弦淡淡的应了一声,那组视频她只看了一部分,后面实在是……

不是吧?蓝弦居然会做饭?

难道是因为比蓝弦漂亮的没她演技好,比蓝弦演技好的没她漂亮?

“前辈。”路过蓝弦身边时,蓝弦亦同样称呼着,她是新人就要有新人的样子。

好像,不是摄像机在配合她,是她在配合着摄像机的方位,这种感觉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新人身上。

林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丝毫不管lisa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安不安全,要如何回家。

蓝弦与莫庭的绯闻,在当事人即不否认,又不承认的情况下,炒的沸沸扬扬,蓝弦这个名字也瞬间家喻户晓了,成为人人羡慕的灰姑娘……

而这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就是参演此片的演员都红了起来,虽然不能和主角的蓝弦相比,但那蹿红的速度也是惊喜的。

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她蓝弦当然也没有必要客气了,没有等karl,蓝弦一个人朝舞台前方走去,特意放缓脚步,让身后的karl一行可以跟上……

这个姑娘不一般,也许自己沉寂八年等的就是她。

视频一看就是像素极高的手机拍的,有点抖动,但却将沐菲狰狞的面孔拍的清清楚楚……

不然的话,莫庭没事和一个女艺人纠缠什么,莫庭为什么要纡尊降贵的陪一个女人出席宴会……

之前天皇想要买蓝弦是因为蓝弦还有那个价值,可现在的蓝弦呢?她的一个拒绝近乎拒绝了整个娱乐圈,这样的人还有花钱的价值吗?

“耶?蓝弦怎么了?”导演正准备上前夸蓝弦几句的,可没想到蓝弦一溜烟的跑了,很是不解的看向任宇泽,他是最后与蓝弦说话的人。

这个蓝弦不一般呀!厨房里蓝弦一个人游刃有余,莫庭原本站在门外欣赏蓝弦在厨房的举动,后惊觉自己这个举动实在很傻,便转身朝蓝弦的书房走去。

她以为在这个圈子这么久,她已经习惯了捧高踩低了,可再次听到还是忍不住嘲讽。

这档节目没有彩排,那么各个环节电视台会和导演商讨好,确定好底稿会给各个上宣传的人一份,以免出差错,毕竟那是一档直播的节目。

整个人气势一变,刚刚那哭哭啼啼的样子立马收了起来,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插腰以泼妇骂街之姿道:

“莫总,你的恋情最高就是维持三个月,蓝弦会成为例外吗?”

可是一抬头,他看到了什么?

“蓝弦她在……”一副的副导立马上前,刚开口就被听到“咳咳”两声。

为什么?明明把蓝弦当成融柳,可听到她的拒绝,心为什么还会痛。

这个莫庭想必是不请自来了。

那可不一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和蓝弦男未婚女未嫁的……墨云天不甘示弱的回击。

蓝弦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着:“我不是爱斯基摩人啦,也不像任大哥所说那样了,我拍那一条时候就想着lisa的想法,一时间就忘了那水好冷了,拍完了我也冰的直发抖。”

一般人立马会奉上更加亲切与阳光的笑,无论莫庭能不能看到。

可惜,他的声音很快就被众位记者淹没了……

而明显,记者更好这口,不停的追问着蓝弦的种种大牌与虚伪行为……莫老爷子打来电话一事,莫庭没有告诉蓝弦,同样,墨云天的打来电话一事,蓝弦也没有告诉莫庭,两人都有默契的绝不可提此事,日子之前怎么过的,现在依旧怎么过着……

蓝弦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时亦记住了橙色年代几个字。

给读者的话:

融柳能大红大紫,在潜规则盛行的娱乐圈无视各种潜规则爬到众人望尘莫及的地位,那么她现在换了一个外表,同样可以做到。

“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的将沐菲给挥开,动作虽然优从容,但对于沐菲来说却如同狠狠一个巴掌,墨云天是真正的贵族,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有不合适宜的举动,而明显挥开女士的这个动作真的很失礼……

“对,就是叫你。”墨云天看着蓝弦转身刹那的表情,喉咙忍不住一紧。

给读者的话:

而问完紫心与红颜外,几位记者也意思一下的问向蓝弦了,不过那问题很是敷衍:

“我尊重公司的决定,虽然我很不舍,但诚如颜总监所说的,我们会和融柳小姐一样拥有新生……”

白雪以为蓝弦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蓝弦,公司说全力栽培你呢?”

温柔缱绻却又带着莫庭式的霸道的男声滑过蓝弦的心湖,恣意徜徉,荡起圈圈涟漪,蓝弦一滞,随即才明白,这个男人……

三年,三年你妹呀……

给读者的话:

“既然如此,我去先回去了。”蓝弦后退一步,剩下的戏都与她无关了。

这里的厕所都是单人单间的,墨云天看蓝弦走进其中一间,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成了跟踪狂了,转身就准备走……

蓝弦没有回头,因为这道视线她很熟悉。

r&m集团的行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国色天香牡丹花,可不仅仅只出现这么一刹那间……

认为依蓝弦现在的身价,应该是非商业大片不接,那小成本的,或者艺调的片子实在是没有必要呀,浪费时间又不讨好。

明明只是一个眨眼间的事情,可是蓝弦一个眼神,却让人感觉如同万年间那般漫长……

导演组给蓝弦剧本只有一句,那就是古墓苏醒,蓝弦却将这一句话演的如此饱满。

颜末一边接电话,一边与这些人应酬着,这些人倒是人精,看到蓝弦火了,都明白蓝弦身上商机无限。

如果不是冲着今晚去的都是大导演、大制片人和知名赞助商,他们才不会来找白雪呢。

可就在此时,白雪的手机响了,白雪一看来电,立马接听。“莫总……”

蓝弦与莫放说了什么,莫庭没有问,蓝弦也没有说,只不过在蓝弦回国后,莫庭曾提了一句,莫放的情况好多了,开始与人接触了……

之前有某个不长眼的小报记者,跟踪蓝弦与莫庭,把蓝弦与莫庭同时同出的亲密照给拍了出来。

“恩。二少平时在上网的痕迹依旧查不到吗?”莫老爷子说这话时,依旧脸不红,气不喘,但他身后的传令兵却吓的额头真冒冷汗……

“首长,要不要请军方人员介入……”

“是,首长,我们会尽力的。另外还有大少的事情……”传冷兵尽量保持着自己的语气平稳,可在莫老爷子的眼神下,多少还是有些失常的。

一个表里不一的艺人,一个见到了他还能保持冷静,在他面前演戏而不被他发现的艺人,什么时候圈子有这么好的苗子了……

他就被导演给拉住了一下,转身墨云天的身影就不见,急死他了。

“我们蓝弦能有今天,还不是都是顾总您的提携吗,没有顾总您的慧眼识明珠,哪有我们蓝弦大放异彩的机会……”颜末不愧为是星娱的总监,一句话把双方都捧上了天。

“这样才能稳打稳扎吗,把根基打好,把观众缘拿下,这样风险小。”这是演艺圈一惯的模式,先小打小闹让观众熟悉你。

是的,整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蓝弦是搭上了r&m集团的总裁莫庭,因为上一次融柳能代成为r&m集团的代言人是搭上了r&m集团的二少莫放。

所谓的爱情,不过是成人的游戏罢了,谁信了谁就傻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莫庭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一改之前对蓝弦的热切,整整两个月都没有来找蓝弦,而这两个月当莫庭每次出席公共场合都带着不同的女伴,这让很多人明白蓝弦失宠了,或者说莫庭的新鲜感过了……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渺小的马路与人,莫庭的没有白天的张扬,隐隐透着几分忧郁……“喂,喂,蓝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停的叫唤着。

“早呀,蓝弦……”

她表面上用心教导,实则处处陷害女主,可女主却福星高照次次化险为夷,她最后忍无可忍,居然对年轻总裁下药,用发生关系的假象逼女主离开……

蓝弦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表现的很好,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恰当好处。”摄像师很快就给了答案。

“她居然不怕?”墨云天看着那虫子都快爬到蓝弦的嘴里,可蓝弦却是一动不动。

别说娱乐圈了,就是在普通的企业里,清莲没有足够的背景和手段,一样没有机会。

莫老爷子召见,蓝弦她敢不去吗?

声明称:蓝弦对金鸡千花奖失去了信心,从今天起她蓝弦所有做品,都不再参与金鸡千花鸡的评选,不出席任何与金鸡千花奖有关的活动,对于金鸡千花奖也不认同……

而除了她们之外沐菲也时不时的添油加醋,无外乎就是蓝弦身后有人,影射蓝弦被人潜,大牌,拍戏迟到……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不然,光拿润笔费怎么活口呀,经纪公司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对于这些无冕之王,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叶灵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便再次挂起职业的微笑,招呼众记者……

又或者,怎样的人,才能配得上这拥有天使般纯净感情的人……

而不待那几个人删除短信,这条短信就从他们的手机里自动删除了,就是技术再高的黑客,也查不出一丝痕迹……

颁奖台上,两个主持人又说了些什么,蓝弦却是没有心思在听了,因为最佳新人奖的颁奖已经到了……

“周婷!”

他莫庭倒要看看,这世间有没有那样的女人。

他到要看看,如果这个叫蓝弦的女人在红透了半边天后突然掉下去,还能坚持的生活在阳光下的理想……

这手段,也太小儿科了,她拍的电影里,这样的情节老出现,用来考验他们年轻人的耐心什么的……

快要完结,不是说……就这样的完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所谓的实力、算计通通都是浮云,我早就明白,可为何依旧会心痛——蓝弦

也许有的,现在的蓝弦很需要好消息来平衡莫庭与墨云天带来的影响。

莫庭一出现在摄影棚,众人就知道了,不过大家却是该做什么,接着做什么……

就如同蓝弦待他越客气,就表示离他越远……

至于送吗?蓝弦真不敢奢望莫庭会来送她,这一次,她真的让莫庭生气了……

因着和莫庭那些似而非而的绯闻,剧组中上至导演下至场务都对蓝弦相当的客气,就是那几个嫉妒蓝弦境遇的女配角,表面上也都客客气气的。

整个剧组中与墨大神对戏是最恐怖的,因为一旦卡了要重拍,墨大神的脸色就会很难看……

而直升机上的墨云天呢?

“当然了,走吧,我订了餐,一起去吃饭吧,吃完晚餐我们还能去看塞纳河的夜景,你来法国这么久,我都没有带你去好好玩玩,还有时装周,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吧……”莫庭一边走,一边警告的看着侨恩。示意侨恩不许告诉蓝弦,拍照的事,否则别怪他翻脸无情。

说完,也不管众人同意否,直接在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下。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看莫庭皱眉,就知道他对什么不满了,立马拉来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他几句耳语,只见那工作人员越听脸色越发的凝重,连连点头,同时心中亦颇为惋惜。

当然了,墨云天入行比融柳晚,年龄也小,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当他到达融柳那个年龄时也许也有机会六次蝉联影帝之位吧……

这一招玩的有两下子,用更高的荣誉来压下金鸡千花奖,让金鸡千花奖的公正性,被公众质疑,用公众的力量对直击暗处的势力,逼的暗处的势力,不是不暴光出来……

“哼……为什么,不借这次机会,让她息影,你想娶她,难不成她还要继续混在那个圈子里?”莫老爷子很是不高兴的说着,他都接受蓝弦了,想要怎样呀。

“导演,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两个镜头前后播出来顺序不一样?”第一集还没有播完,沐菲就站了起来,指着荧幕大声的质问。

他虽然也有拿沐氏的好处,虽然这只是一个恶俗的偶像剧,但这也是他的心血。

沐菲气的相要拿面前的饮料砸人,可在经纪人的制止下生生的忍住了。

事实上,任宇泽想多了,这事蓝弦也不知,不过她并没有太过震惊,毕竟经过昨天墨天王一事,蓝弦的名声明显的比沐菲大,她当然可以更好的带动这部偶像剧第一集的收视率了。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白雪激动的人都跳了起来。

明知这人不会等她,但她还是说了。

接下来的日子,皇兄他以极其高调的姿态重入朝政,并迎娶名门之女,紧接着秦府被冠上谋逆的罪名被灭,她被杀而他的王妃却安然无恙,他不懂父皇在想什么,但他明白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全部象征着他失势了,他失了父皇的宠爱了,太子之位毫无悬念是他亲爱的皇兄的了,他汲汲营营这么多年,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哈哈,他明白了,明白了,当年那场刺杀,父皇早就知道他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人,所以才会在皇兄一站起来时,就开始布局杀他,他真蠢,自以为天衣无缝,却忘了那人是皇帝,原来早在那时他就埋下了死亡的种子。

“敏之有说过要谈什么吗?”哼,闻人靖暄,居然敢威胁他。

而且要是外公和母后知道了他体内的寒毒能被逼了出去,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而且他们之前一直在计划的那件事,速度可以加快了,轩辕曦,我的五弟,皇兄真是高兴,你看到本王站起来时的样子,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爷”看着眼着满是阴沉与狠厉的轩辕晗,吴管家与吴清都吓了一大跳,这表情,这表情只有三年前爷知道自己的双腿废了时才有见过,那时是因为知道那刺客的幕后指使是五皇子时,三皇子发誓要报仇,这一次,这一次,爷的这种表情不会是针对王妃的吧,吴管家与吴清同时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老天保佑呀,让爷的腿好起不,不然到时候遭殃的可不少呀。

这一夜轩辕晗一夜无眠,他不停的下达着各种的命令,不断的修改着自己之前布下来的局,一切,一切都要提前了。

儿子?现在在皇后的眼中,那个人不是她的儿子,而是阻碍司徒家族得到更大的权势与荣耀的绊脚石。

知心扶着一身是血的轩辕晗一边往里走,一边紧张的打量着,晗全身是血,伤口在哪呀。

不知道该说轩辕晗戒心重,还是说他太无情,他不知道吗?他现在越对秦知心表现他的满腔爱意,日后秦知心所受的伤越重吗?而且他的腿快好了,那么秦知心离心碎的日子也就越近了。

“哼哼,知儿不知道呀,你回府的第二天,晗王府的管家就去相府拜访了,并且转告了晗王的话,说是晗王会待晗王妃的娘同自己的亲娘一般。”看到知心吃惊的样子,秦夫人呵呵笑了起来,这表情就如同当日自己听到时一般呢?这晗王真是有心呀。

皇上的眼神与语气,吓得那大臣赶紧跪下,不停的磕头,嘴里不停的念着,“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知心,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太医都去了,你放心吧,轩辕晗他不会有事的。”他是太子,众人都要保他的命,但知心不同,如果知心在那里发病了,那些太医不一定会尽心救治的。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轩辕晗的面前,如同上次一般,静静的站在,没有声响,也没有一丝浮动。

“秦知心的安全交给你了,这段时间,我要她毫发无伤。”

“郑国公这是干吗,怜心她现在还是本宫的侧妃。”怒,轩辕晗刚降下的怒火再次上升,郑国公,哼,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把郑怜心带回郑国公府,想问清怎么回事,你以为本宫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吗。

看到知心那黑亮的眼睛,小依也是一振,太好了太好了,总算不辱使命,能把这天天坐在房间里的王妃给哄出去了。

“换”不理会小依的苦苦哀求,知心强势的命令着,知心不愿意恶言恶语的对待下人,那是因为她曾接受的那十几年教育告诉她,人人平等,她只是不愿意用命令的语气而,并不表示她是一个软弱好欺,没有主子的架子。

婉如坐好后,立马遣退了仆人,等偌大的厅堂里,只余他们四人时,那男子才在轩辕晗的面前跪了下来:“属下秦刚见过爷、见过夫人。”

一身粗衣丫鬟打扮的知心点了点头,便被同样是一身粗衣的轩辕晗拉着走了。

“欧阳长祺,你再疯下去,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点了点头,没有高兴没有得意,好似一件很普通的事,也是,对于影来说,这么近的距离却实不算什么。

吴清明白了影了的意思,调头就往那一堆烟灰中走去,火药爆炸范围内,所有的草与土翻了起来,散发着阵阵的焦味,两人就在这灰堆里找着,除了发现郑怜心那被炸的面目全非的尸体外,再也没有其他,两个人一阵高兴,更是继续的找着。

掉在半崖上的轩辕晗脸色越来越苍白了,两个人挂在这半空中,有点风雨飘摇的感觉。

“何苦呢,我原本就是个该死之人不是吗?”知心苦笑,不死也是发配边疆的人,有必要这要救他吗?今日就算他们活下来了,轩辕曦又启会放过她。

“爷,太好了,你们真的没事。”在四周寻找的吴清,听到崖下传来的笑声,惊喜的趴在崖边,看着那调在崖边的轩辕晗与知心,显些感动的流泪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我的母亲,我唯一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不孝,怎么可以不让我知道。”

借着昏暗的月光,二人不急不缓的走在回去的路上,影的大手紧紧的握着韵琦的小手,而韵琦在影牵住她的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傻笑,一直到现在还未回过神来。

“好”浑身酸痛不已的秦知心,尽力撑了起来,下了马车,咬牙坚持到了客户,为了明日能舒服一些,狠心把自己抛进那洗澡桶里,知心在那洗澡水里加了一些缓解肌肉酸痛的药材,她今天一泡,明日定会好一些,不然,她明日哪有力气去爬山找草药呀。

“好了,我们继续吧”休息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秦知心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通知吴清继续。

轩辕晗笑着转身,闻人靖暄,想跟他斗?哼。

笑着,也不在多推辞,迈步就往轩辕晗的房里走去。

老泪纵横的说着“爷,您总算回来了。”

轩辕晗伸出扶起吴管家“吴管家,到底怎么了?”

知心笑,如果明知道遇到轩辕晗会经历这么多事,她还会不会选择与他有交集,会不会选择爱上他。

轩辕晗点了点头,捧起饭碗吃了起来,时不时的给知心添点菜,此时,因一些事情被摊开了,淡淡的温馨,包围着轩辕晗。有熟人帮忙,真的是很不一样呢,一个下午的时间,知心在葛大爷的大儿媳妇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的带领下,花了相对比较少的钱,却买到了很多东西,葛大爷的大媳妇砍价可真是厉害呢,经过了古代十六的宅居生活,知心的杀价能力只减不增呀,现在?估计知心不懂的如何杀价了,毕竟十六年没有用过了,呵呵,好在有高手陪着,这让知心省了不少钱。不过,知心不是个只进不出的人,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会对别了好二分,买完了知心自己要的东西后,知心请葛大爷的大儿媳妇给顾了辆马车,这么多东西,她们两个人可拿不回去。在等马车的同时,知心就去了布庄和点心店,买了几匹实用的棉布和一些特色的点心,不过,知心仔细看了看,这据说是青州最大的点心店里面的点心实在差到可以,品种也少到可以呀,不过,没办法,再怎么样也得买呀,她对这不熟。在到家的时候,知心特意去了趟葛大爷家,给葛大爷家送去了,刚开始,他们一直拒绝,知心却一直坚持,说是布是自己买多了的,点心也是买多了的,一个人根本用不了,也吃不完,听到知心如是的说,葛大爷一家才收的的。知心在葛大爷家吃饭的时候,发现葛大爷的几个孙子孙女还小,身上的衣服也有些旧了,就想着,买些东西,好好的答谢一下,知心知道如果给他们钱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收,而且还会伤心的,给这些东西就不一样了,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却是很实用的,那几匹部,够他们一家换上新衣还有多呢,点心也足够一大家子的人吃个够的。

“你有一个那么好的娘,处处为你着想,疼你如宝”婉如眼眶泛红,想起小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嫉妒知心。

“果真不是秦知心?”这句话像是在问知心也像是在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子真不像一般的官家千金,因为,这女子身上没有一丝的世俗,完一不像似人间该有一般,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清高淡,眼中一片清明。

“谢父皇。”

“敏之,大半年未见,你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好了。”某个叫不出名号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派系的,率先开问。

“慢着”在离行馆百米处,炎烈一把拉住了知心与黑言舒。

“知儿,你一定要如此与我说话吗?”轩辕晗的眼里有着受伤,这样坚强的一个男子,即使当初被大夫定为终生不能行走也没有这么的受伤,可知心的一句话,却让他受伤了。

知心抬头看了轩辕晗一眼,那一眼有太多太多,爱恋、痛恨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东西,通通在知心的眼里。

郑国公这个算盘,或者说郑怜心这个算盘打的可是极好呀,秦府整个被灭,轩辕曦少了最大的助力,郑怜心也少了登上正室这位的最大阻力,他们助轩辕晗轻轻松松的登上太子之位,却仍然让轩辕曦留有势力,这样,轩辕晗日后数年都要和轩辕曦明争暗斗,而不管他们之间是如何的明争暗斗,轩辕晗都不得借助他们郑国公府的力量,这样,他们郑国公府才能有底气在最后让郑怜心登上后位,毕竟,他们可是轩辕晗登上皇位最大的助力,而且到了那一天,郑国公府的权势将会越来越大,轩辕晗不答应也不行了。

“你们先把王妃扶进房吧,王妃昨晚受了一天凉了。”御林军的守卫站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那个女子,一般白衣的倒在地上,让人心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