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凤表龙姿
作者: 凌紜章节字数:56801万

“大帅你也想到了扩军!”孙烈臣赶紧接口道。

只有手里有军队,自己才能保证现在的地位。

“娘,”胆大的阿萝被亲娘的沉凝面色吓到了,声音比往日娇细得多:“你别生气。”

俞皇后并未一口应下,笑着说道:“这等喜事,本宫得和皇上商议再做决定。”

一炷香后,谢钧步履沉重地去了兰香院。

将军府内设了百余桌,犹自坐不下,索性在府外又摆了数桌酒宴。

建文帝确实纵情好色,对俞皇后的情意,也是真的。否则,也不会在临终前下遗旨,命淑妃殉葬了……

谢明曦心跳加速,勉强维持镇定:“盛鸿!放开我!”

身为皇子,却从未摆出高高在上的皇子架势,待她敬重一如从前。顾山长看着盛鸿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今日的课业也该开始了。”

玉乔轻叹一声:“这才刚开始。依我看,日后不知还要闹多少乱子。”

在一旁伺候的芷兰玉乔脑中皆绷紧了一根弦,唯恐俞太后当场发怒失仪。更怕俞太后和帝后当场反目。

现在的建业帝,深情专情更胜当年的建文帝!

淮南王世子对这个胞妹素来疼爱怜惜,忙为永宁郡主求情:“父王勿恼!两日后府衙才开审!这两日之内,我们想出应对之策便是。”

她最擅遮掩真实的心情,便是心中愉悦,面上也未显露太过。只唇角上扬的弧度略深了一些。

世间珍宝易得,真情却最难得。

三皇子不止一次地在盛鸿面前,对五皇子流露过不满。

利舌如箭!

这个丁公子,年仅十五,看着颇有些稚气。一张还算俊俏的脸孔白生生的,没半点血色。额上不知伤得多重,被厚实的纱布层层包裹住,勉强露出一双眼。

相较起苍白纤弱的林微微,方若梦却是满面红润,精神奕奕。张口便笑道:“家中那两个混账小子,每日闹腾得我头痛。我出门时唯恐惊动他们两个,特意偷偷溜了出来。”

却不知,谢明曦前世苦心练就,善读唇语。便是隔得再远,声音再低,也躲不过她的眼睛。

贴身丫鬟早已奉上荷包。

谢云曦接了丰厚的赏赐,又陪着李湘如说了半日的话,这才告退。

夫妻反目动手的事一旦传出去,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谢钧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也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两位阁老才肯放人了。

此言一出,永宁郡主的面色也彻底变了,冷笑不已:“怎么,你要和我和离?”

这一刻,廉姝媛的心里波涛汹涌,根本无法平静。好在她自制力惊人,并未泪洒当场。只神色略略激动双目微微泛红而已。

此事悄然传遍莲池书院,一众女夫子和学生乐不可支,背地里不知笑了多久。也亏得董翰林心理强大脸皮雄厚,硬是在众人嘲笑的目光中撑了过来。

肯回去请安就好!

丁姨娘动辄哭泣抹泪,毫无主母风范,根本不是永宁郡主对手。希望亲爹后母厉害些,能一举压制住永宁郡主的气焰!李太皇太后身着寿衣,躺在厚重冰冷的棺木里。

谢明曦身为皇后,领着一众妯娌和诰命贵妇为李太皇太后跪灵。阿萝和一众堂兄弟姐妹,每日也来跪灵一个时辰。

气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至关重要。在双方对峙之时,哪一方气势更盛,哪一方更易占上风。

谢明曦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只要盛锦月没当场翻脸就好。只要她诚心弥补,“裂痕”总有消去的一日。

杨夫子很快走了。

她们?

“世子爷特意让我来一趟,问一问你的心意。是要趁机打断谢钧的一条腿,还是两条腿都打断?”

谢钧竟理直气壮地应了回去:“区区两个通房丫鬟而已!你是谢家主母,我还是谢家家主!莫非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得主?”顾山长隔日便进了椒房殿。

顾山长松口气,立刻笑道:“多谢娘娘。我还得回府陪着明曦,今日就不多陪娘娘说话了。”

俞皇后淡淡一笑:“你们都是妯娌,知晓也无妨。谢氏已有了身孕,只是时日尚短,不宜宣扬声张。从今日起,本宫免了她进宫请安,让她在府中安心养胎。”

谢元亭不知就里,立刻沉了脸:“三妹,你怎么这般和自己的姐姐说话?还不快些向二妹道歉?”

……

明为关切,实则是往胸口插刀来了。

……

想到自己待嫁时的紧张忐忑忙碌,再看看谢明曦此时的洒脱自得,方若梦忍不住笑着叹了一句:“谢妹妹,我真是羡慕你。不管到了何时,你总是这般从容不迫,智珠在握。”

……闽王被口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不已:“你、你开什么玩笑?”

宁夏王府。

站在一旁的碧桃,心疼自家主子,低声劝慰道:“殿下心志坚韧,定能撑得住。倒是王妃,每日三餐都吃得极少。长此下去,哪里能撑得住。”

李湘如却被这几句话轻而易举地安慰到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说得对。让厨房送些吃食过来,我确实有些饿了。”

蜀王闹出的荒唐事,谢钧这个岳父也颇受其苦。

内阁重臣们倒是心急,却也不敢随意谏言。

芷兰一怔,很快应下。

事实上,自建文帝死后,俞太后从未有一夜安眠过。时常被噩梦惊醒。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

谢钧果断地选了女儿。

怪不得谢钧铁了心要和永宁郡主和离。

谢钧其实不难对付。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两个三等丫鬟往日做的都是洗衣扫地之类的粗活,此时踏进雅致的闺房,颇有些拘谨。

谢钧:“……”

“他们这是要在今夜彻底攻下皇陵!”

皇陵里的密室中,烛火通明,亮如白昼。

夫子们一一离开后,便轮到一众同窗了。

三皇子一脸郁闷:“快些让谢氏将人都领回去。我府中可没那么多空地方,安置这些吃闲饭的。”

“太子殿下惹谁不好,怎么偏偏去惹七皇子妃?”

既是比试,自然就要全力以赴。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俞太后早已气得面色铁青,冷笑连连:“哀家亲父死了还未到一个月,皇上便开始清理俞家。有你这等好儿子,哀家真是三生有幸。”

是谁?

尹潇潇颇有几分尴尬地抬头:“三皇嫂,我真不是有意要弄哭她。”

谢明曦笑道:“孩子还小,尿湿再正常不过。我带了干净的衣物来,再去换一身便是。”

在莲池书院读书时,她处处被谢明曦压一头。

……

驸马顾清的亲娘顾夫人,也笑着附和:“俞夫人所言极是。想来,太皇太后娘娘绝不会吝啬。”

谢明曦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抿唇而笑。

五皇子也轻哼一声:“一言为定!”

可现在……他真的还能拿下第一吗?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刀抵着胸膛是什么滋味?

杨夫子病逝的夫婿姓江,女儿叫做江凝雪。

林微微这才有些娇羞地应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又俏皮地皱了皱鼻子:“今日我和你说的话,你千万别告诉四皇子殿下。不然,他定会以为我故意从中挑唆呢!”

谢钧哈哈一笑:“满分,第一!”

谢云曦嫉恨得俏脸扭曲。

萧语晗笑容顿时凝结在唇畔,目中闪过一丝惊惶。

……

“总得先让娘娘开口说话才是。”

仿佛椒房殿里的争执从未有过。仿佛她们之间从无隔阂。

顾山长故意笑道:“这可不行。我也颇喜爱她,打算让她继承我衣钵呢!”

然后,笑着看向俞婉:“婉儿,皇后喜爱你,是你的福气。你应召进宫,便好好陪皇后说话。别辜负了皇后一番美意。”

“不过,听不听是一回事,照不照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呵!

“你是我谢府厨娘,你表哥百般怂恿挑唆,让你去临江王府。我心中诧异,才提醒你一句罢了。”

当年李太皇太后被气病后,俞太后暗中命赵院使在汤药里做了手脚,令李太皇太后一病不起,口不能言。

然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天子的身份,比起太后显然分量更重。宗亲中眼睛亮堂的,纷纷倒戈。也因此,才有了今日这一出好戏。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