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巴三览四
作者: 凌紜章节字数:56801万

那掌柜的一愣,连忙道,“公子披星戴月,急急赶来,也是担心您。公子传信,请您万万等他一等。”

侍画、侍墨等八人立即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所有账目看完之后,谢芳华到没立即地和谢云澜一起研究以后的策略,而是回了房间后,好好地过滤了一遍,又沉沉地睡了一觉。

兄妹二人又互相嘱咐了片刻,外面听言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马车来接小姐了。”

“哦?”谢芳华看着他。

谢芳华抬眼看他,淡淡一笑,“难得崔二公子还能认出我,怎么就不能是我?”

土火药向来是军用,自从研发出来之后,朝廷便不准百姓们私自研制土火药,无名山给皇室培养的暗卫无处不在。所以,除了朝廷,民间百姓们是丝毫不敢碰触。

两个婆婆都如此体贴慈爱,对卢雪莹来说是福气,可是秦浩却如温柔的禽兽,她有苦难言。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忠勇侯皱眉。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郑孝扬这才发现,秦铮的脸比受伤后关进这玄铁机关斗室谢芳华出现之前更加惨白了,几乎接近透明。他立即问,“能坚持半个时辰是什么意思?”

谢芳华颔首,伸手扣紧秦铮的手,又对郑孝扬道,“你抓紧秦铮的另一只手,待我摧毁上面的三层玄铁死门时,你们随我一起闯出去。”

秦钰看着谢芳华,一时不再言语。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你祖父和我是要去西山军营的,他比我早出城,城门士兵可以作证,杀人的时间对不上。另外,杀人要有动机,我有什么动机害孙太医。再者,若是想要查个明白,京兆尹来就知道了。九城内外,出现凶杀案,应该是他们管辖的范围吧?目前,你只能相信我。”谢芳华话落,挥手落下帘幕,对玉灼说,“玉灼闪开,让他上前。”

她的声音虽然淡,但是凭地让孙卓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伤痛之下,重重地点点头,“一定要追查出凶手,我祖父这么大年纪了,平时也未得罪什么人,怎么会被人这般杀死?”

谢芳华睁开眼睛。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秦铮静默片刻,吩咐道,“你想办法给皇宫的势力那边略微的透露一点儿消息,就说她是我隐卫营的人,自小培养,不过趁机被我给个身份带在了身边抵挡别人不停地给我送女人而已。”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秦铮放下书本,垂下脸,“刚大婚几日,你就听娘的胡话,想这些未免太早了。有胡思乱想这功夫,不如想想漠北关山迢递,大舅兄明日一早就启程,给他准备些什么东西带着。”

程铭、郑译、王芜三人守在他旁边,人人面色惨白焦急,似乎对此束手无策。

“这可怎么办?”程铭声音急了,“快,快叫大夫!这里怎么会有毒蝎子?”

秦铮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姑姑,我看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地方?否则你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轻歌和飞雁各自抗了一个包裹。

那掌柜的连忙颔首,吩咐几个小伙计去分别抓药。

一个时辰后,到了山下一处小镇。

“既然这样……”大长公主有些犹豫,“那你小心点儿。”

谢芳华和谢云澜对看一眼,与侍画、侍墨等人跟在其后,一起上山。

“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先看看这些琴谱,选一首你喜欢的学。”李琴对她道。

忠勇侯府钟鸣鼎食,前世给谢芳华请的女教习虽然不如宫里皇上给公主请的教习有名,但也是学艺高绝。她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本身就有天分,不像是侍弄花草,半丝天分也无。所以,这些东西早就融入了她骨子里,虽然放置了多年,拿起来也不难。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秦钰看着二人,“你们知道芳华怀孕的事儿?”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谢芳华想了想,还是跟了过去。

不多时,拜师礼简简单单便完成了。五人告辞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听言一呆,顿时捂住眼睛,“姑奶奶,黑天半夜的,你满身花瓣,这么一笑像是梅花精,忒下人了,我可禁不住吓。”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谢芳华点了点头。

金燕低下头,不再说话。

心爱的女儿被人打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女子容貌最是可贵,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任哪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无动于衷。

英亲王妃摇头。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说白了,目的还是她,还是这一桩婚事儿。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

老侯爷和崔允正在等着谢芳华,见几人都来了,崔允立即急声问,“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崔允闻言踏实下来,点点头。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得罪秦钰。所以,忠勇侯想了想,还是亲自迎了出去,崔允等人跟了出去。当然,谢芳华坐着没动,言宸避开了。

“是治好了,不会犯旧疾了,但是落了些体虚之症。外公让我坚持用药,养二年就不凉了。”谢墨含道,“别管我,我提前让听言过来传信,你可有办法不入宫”

谢芳华摇摇头,将入宫的决定和分析与他说了一遍。

“嗯?什么事儿?”英亲王妃转过头看他。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