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川泽纳污
作者: 凌紜章节字数:56801万

短暂快速,陈晴风打完一拳,然后就跳回了原地。此刻,他的胳膊已经恢复了正常模样。

明确的叫出顾千城的名字,又知道顾千城要走,可见封似锦虽然发烧了,可脑子是清醒的。

开路的官差立刻退下,让背着雪橇的分队上前,看他们将雪橇摆放在雪上,然后两人一架雪橇,飞速往前……

“放心,我水性比你好。”脑子清醒了,顾千城也有调侃秦寂言的心情。

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却只能嫁一个,秦王真要拿一个妾位打发她,她连哭的地儿都有。要知道,凭她这点本事,被困在后院,也只有认命的份。

她绝不承认,她坏心地提醒老太爷,可以放弃千雪了,因为……

耳旁,似乎还有族人的惨叫声。

这么短的头发,真得怎么看怎么难受。

“你叫我怎么信?”赵王府出丑,他们顾家面上又好看了?

“祖父,你就别再打趣我。一时鲁莽给祖父惹下大麻烦,我都快没脸见人。”顾千城闷闷的,似乎在为自己鲁莽行事而后悔,可事实只有她自己知道……

关乎千梦的闺誉,顾千城没有提她的名字。

“那我们等着鱼儿上勾就好,不用再跑了。”顾千城走不动了,顾不得形象,一屁股坐在雪地里,一坐下去就发现不对劲了。

呃……她真不纯洁。

没错,就是挟持!

听到秦寂言是来找顾千城的,红衣妇人握着一把匕首就冲了过来,意图拿顾千城做人质,可不想她低估了顾千城的实力。

就算他用武力坐上皇位,天下人不会同意,文武大臣也不会接受。更不用说,他不是顾千城,他要兵变,言倾不会帮他,顾承欢不会帮他,封似锦不会帮他,秦寂言也不会对他手软。

五皇子得宠,最直接的表现就在于顾家又上来了,顾贵妃在后宫又能横着走了。

德妃还真是看得起她,以为娶了她就能得到封家的支持?

秦寂言的顺从让老皇帝很高兴,老皇帝开口道:“中午留下来陪朕用膳。”

秦殿下冷着脸道:“让人守好漠北城,记住,不许任何人进出。”敢在他大秦的地盘上,耀武扬威,长生门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武毅也不想这样,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唐万斤是十分不愿意仍会马车回去的,可听到武毅分析了利弊后,唐万斤还是同意了。

顾家人听到大理寺收了状纸后,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顾国公虽然在顾千城面前逞威风,可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些年多亏了有老太爷掌舵顾家才没有倒。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好,我们合作。我们打开门,你救人,我拿火焰果。”长生门的看了一眼术数师的阵营,见他们点头,爽快的应道。

里面的画卷早已做了磨旧处理,无论是纸张还是卷轴,都极具年代感,上面几张卷轴都已经完功了,粗略看过去着实是有几分旧物的感觉。

大典仪式已结束,秦寂言这个时候离开半点错也没有,不仅没错还狠狠刷了一下好感,众朝臣反应过来,一个个高呼圣上孝顺,大秦之福。

“果然是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太皇上胸膛起伏的厉害,可见气得不轻。

“朝臣怕是不会同意,太上皇肯定也不会高兴。”封大人有些为难的道。

当那一连串谥号念出来,众朝臣傻眼了。

可惜,双方都没有把这份默契当回事。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猪头六今晚会出面抢劫,也是这段时间被秦寂言逼狠了,以至于大半个月都没有收入。

六扇门上上下下都是共事了许久的人,他们彼此相熟,要互相监督的话,效果必然极好。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不明白才有鬼呢,我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你还在装,明明就是心虚。”顾千城没好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忽地眼前一亮,说道:“皇上,你说……六扇门的捕快里面,会不会有人和你一样,心里素质极好,不管做了什么,面上都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怎么逼问也逼问不出来的?”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很抱歉,他们没有听到。

可是,子车却没有立刻应下,而是劝说道:“皇上,那些人退隐多年,实力早就不如当年。而且就算把人招来,也不知多少是真心,多少是假意。把他们招来实在太冒险了,还请圣上三思。”

最主要,那个能一拳将城门砸破的唐万斤,这个时候就算不死也残了,赵王不认为没有唐万斤在,秦王还能不做牺牲的攻破城门。

而且,呕吐物在舱底那密不通风的空间里放久了,味道更难闻,要不及时清理干净,顾千城会受不住。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十一起案子,犯案手法相同,六扇门的人一致推断为一人所为,可一人要如何在十一家大户下杀手?

这样的秦寂言,顾千城第一次看到,如果是以往,她肯定会假装没有看到,可现在……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在秦寂言的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记号,想我的时候,就摸摸这个记号。”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只能闷着头往有走,不管对错。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简直是可笑。

“我们两个都太矮了,我帮不了你了。”顾千城放下手,一脸无奈的道。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小雪貂精神十足,忙得不亦乐呼,直到秦寂言带着人过来,它还在努力寻找一颗合心的金珠,不对,应该是一个合心的玩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80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