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37章:目光短浅

第37章:目光短浅

绝对宠熊 | 作者:月慕一| 更新时间:2019-09-02

“你吓唬我!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

顾千城弯下腰,轻轻地封似锦的手指,一根一根移开……秦寂言和顾千城在山洞里呆了三天,直到顾千城彻底没事,秦寂言才同意出发,而这也就错过了最佳逃亡时间,让他们离开的路倍感艰难。

“扶稳,摔下去了,本王绝不会再救你。”求顾千城一次,只当还昨晚的人情,他秦寂言不喜欢欠人东西。

焦向笛显然也想明白了,立刻上马,追了上去。

“欲迎还拒?”秦寂言薄唇轻启,试探地问道。

“小子什么意思?”四个老怪物虽然“遗世独居”了上百年,可脑子并没有蠢,秦寂言一开口,他们就知道被耍了。

头发很短,秦殿下越擦越不高兴。

“行,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秦寂言也觉得顾千城呆在顾家比较好,真要住在别院,反倒引得长生门的多想,认为顾千城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用忠心蛊控制人,着实是下下之策。秦寂言从来没有想过,要培养忠心蛊控制自己手下的人,他只希望手下的人别中忠心蛊,别让长生门的人白白利用就好。

如果最后,最后……千城真要挖他的心,那,那就……挖吧!反正他又死不了,可是……

“你叫我怎么信?”赵王府出丑,他们顾家面上又好看了?

老太爷没有吭声,而是盯着顾千城看……

“江南一定出事了。”没有证据,可秦寂言就是可以肯定。

“拿本王当饵吗?”顾千城一说,秦寂言就明白了。

顾家老太爷费尽心机,才保住顾家的国公爵位,可顾千城这么一闹就没了,甚至老夫人的诰命也没了。

今天,他们的“辉煌”就要结束了。

赵王妃不高兴了!

却选了两个中立家族的嫡子,另外两个名额直接放弃,以至于,失去利用伴读培植势力的机会。

职业习惯,让顾千城哪怕悲伤,也不忘观察四周的情况,粗粗扫了一眼,顾千城心下了然,快步上前……

听到几位副将不断的夸封似锦,秦殿下一脸满意,直言封似锦在军中做后勤一事,着实是浪费了才干,于是秦殿下大手一挥,封似锦便成了军中类似军师的存在,暂时辅助言倾的工作,必要时则负责与赵王交涉,日后凡是涉及到与赵王有关的文书,全部由封大人接手。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老管家一早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门口候着,见到武毅与唐万斤的马车过来,立刻上前迎接,“大小姐让人传话,让冠军候在家好好休息,没事不要外出。”老管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重复顾千城的命令。

大理寺卿叫苦不迭,立刻把前往顾家陵园的官差招回来,生生阻了官差查看武芸棺木的事。

这件事,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顾老夫人狡辩!北齐皇帝虽然一直被太后和摄政王压制,可到底当了多年的皇帝,朝堂上有一批死忠的臣子,手上也有一些人。边城发生那么大的事,秦殿下又没有瞒着任何人,他怎么可能不知晓了……

显然,乌于稚在边境的力量很大,甚至可以随意调动边境的士兵。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到时候,太上皇死了,要怎么给谥号?

皇上追封自己的父母没错,放大自己父母的优点也没有错,可凡事要适可而止,皇上给先太子和先太子妃追封的谥号,远远超出历代皇帝的谥号,这是不是太过了?

一盘棋局罢了,可在意,也可不在意,端看他愿意怎么做罢了。

没有意外,秦寂言和顾千城所呆的山谷,是一个悬崖底下,两人要离开这里,得爬上这座高达数千米的悬崖。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顾承欢小时候也想过,和顾承志交好,可是顾承志这个人,实在无法让喜欢,顾承欢没少在他手上吃亏,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顾承欢要是不摆承志一道,都对不起自己。

直到现在,他们一闭眼就是那具白骨七孔流血的样子,太吓人了,就像是……

看到猪头六准备放火烧船,秦寂言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放下你们手中的火把,爷给你们一个痛快。”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他没出息,对他们来说皇上那可就是神明一样,他们也想跪。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你觉得朕会让他醒过来?又或者说他愿意醒过来?”太上皇站起来,转身看向顾千城。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执行命令,领头的将领更是凑近道:“少主,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拿下大秦皇帝的好机会。

不过,在此之前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很有必要。

顾千城将男人拖到铁链中间,用铁链将男人锁住。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当然,那些忠于暗风楼的隐世杀手只会生气,并不会对秦寂言怎么样,因为秦寂言的体内,流有暗风楼大小姐的血。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这话……本王信。”好吧,秦殿下又被顾千城一句话给哄回来了,大度的道:“去西北的事,本王不与你计较。”这原就是决定好的事,秦殿下说起来一点也不勉强。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拿着数字,顾千城再次进入石门走道,抄出一组六位数的数字,而这一次术数师们,花了五天才计算出来。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顾千城双手直打抖,眼睛瞪得大大的……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当顾千城看到第一俱烧焦的尸体时,再也控制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顾千城茫然地看着四周,整个人呆呆傻傻的,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是我,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

可此时的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她现在满心的后悔,满心的自责。

顾千城没空管自己,她从离别院极远的马厩,牵出一匹马……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他发现顾千城把这马安抚下来后,整个人好像更虚弱,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此时白得像纸,双唇也泛着不健康的惨白。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看着子羊三人喝掉含了忠心蛊的水,老管家满意的离去,“明天,你们就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确定,这三人身上是不是真有忠心蛊。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至于倪月为什么知道秦寂言要立后的事,这一点也不奇怪。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这话也有人信?”老皇帝的反应和封老爷子,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感慨:“如果她真是这么想,倒也是赤诚一片,她外祖父不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义,可以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要。”

一连数个飞速移动的土丘,从四面八方朝秦寂言所在移来,这个时候不管秦寂言往哪里走,都逃不掉。

封首辅看情况不对,担心西胡和北齐的死士太多,怕禁卫扛不住,劝说道:“圣上,泰园不安全,臣请圣上先行下山。”

皇帝不差饿兵,暗卫虽然没有带过兵,可跟在秦寂言身旁也学不了不少。暗卫没有急着让这一千精兵上山,而是命他们在原地休整,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小东西,你这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激动?”顾千城拿小雪貂没有办法,再加上她知道小雪貂不会乱来,便决定进去看一看。

一获得的自由,小雪貂就东看看、西嗅嗅,精力旺盛,精神兴奋,不仅向导不解,就连跟在向导身后的暗三也不解。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可很快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小雪貂才没有那个时间逗人玩,它是有目的的……

“吱吱,”小雪貂无力地摇头,一副颓败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了屋梁一眼,只得默默地收回眼神。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是人都怕死,那群侍卫士气一弱,便为再战之力,更何况困下本王对北齐有何好处?”秦寂言握着顾千城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脚步比之前还要快了三分。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你开什么玩笑,你哪里需要和承欢一样。”顾千城刚开始以为言倾是说着玩的,可看他认真的样子,也不由得正色道:“你认真问我的?”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说不过你,总之少喝一些,别伤了胃,而且……山楂这东西少吃,要喜欢酸甜的东西,你让人熬酸梅汤。”山楂易导致小产,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顾千城起身,招呼承意进来,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顾承意朝她扑过来……

她早有防备,撞得不算重。

当然,所谓的没有交集是顾千城单方面认为的,至少景炎每天不管再忙,都会过问一句顾千城今天做了什么?

凤家用兵如神,爱兵如子,并非虚言。

“呵……”凤于谦好笑的看单增,就好像在看傻子一样,懒得搭理单增,凤于谦对呼延千霆道:“呼延将军,单将军估计累狠了,劳驾呼延将军给我们家王爷清条路出来。”

“殿下,顾姑娘,人带来了。”侍卫再次出声,同时外面突然一声闷响,听声音应该是有人跪下来了。

他是想要控制顾千城,可更想把母蛊拿回来,可不曾想到,事情最后却变成这样……一连十三份折子,等到太监一一念完,满朝的大臣已是大气都不敢出,而被点到名的那十三人,则是瘫倒在地上,有几个罪名较轻的还能保持冷静,可面对如此压抑的气氛,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圣上,几位御史弹劾多有夸大,臣的儿子虽然纨绔,可却不敢做出杀人放火,抢人妻女之事,肯定圣上明察。”被御史弹劾的几位大臣,其实自己并没有犯什么错,大多是家人犯了错,而他们包庇纵容。

这就是他治理下的大秦朝!

可就在此时,传令兵急切的声音,打断了秦寂言的话……顾千城伤心难过,顾夫人就高兴,每每看到在家金尊玉贵的顾千城,顾夫人就会想到,在赵王府受尽折磨的千雪。

顾夫人浑不在意,人是她弄死的又如何,在这后院她要弄死个把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这次是一个老婆子,下次可就不好说了。

千城脸色不变,淡淡的开口:“夫人,没用的,我顾千城从来不好欺,今天,就算要不了你的命,我也要断你一臂。今天这件事我绝不善罢甘休。没有人可以在欺了我、打杀我的人后,还能笑得出来。”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封似锦眼眸微动,知晓秦寂言要做什么,双手作揖,轻声道:“下官将其安顿在南边的营帐,派了亲信看守,绝不会让他们与外人接触,更不会让他们出来。”换言之,人一到军中,就被封似锦给控制了。

这下换封老爷子不解:“你,你知道自己的缺点,为什么不改进?”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封首辅说他们是要权不要命,可他们哪里真得会拿命去拼。封首辅了解皇上,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他们虽是为了家族利益,与皇上争权,可却没有想过拿身家性命去争。

不是说,皇上的能力不够掌控全局,而是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只听皇上的话,那么他们就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当朝堂上只有一个利益集团时,还能持续稳健的走下去吗?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军中上下都为秦寂言高兴,只是这种高兴不能说出来,对秦殿下回京一事,全军上下接受度极高,并积极表示他们一定会打赢,不给秦殿下丢脸。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赵王这次能受伤,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和赵王相比,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

他会记得,给唐万斤留一份的。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景炎一边落泪,一边奋力的往前游,本该用轻功直接上岸,可他偏偏不……因为在水里,他就算是泪流满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种种委屈涌上心头,快要把顾承欢压垮了,要不是顾千城问起,让他把心里的委屈说出来,顾承欢这伤半年怕是好不了。

子车几乎拿出当年在杀手营训练的狠劲,哪怕身体已疲惫到极致,哪怕眼前已模糊不清,他仍旧没有松开老管家,就这么拖着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

当然,秦寂言也没有一直等暗卫在水里找人,指着子车道:“把人弄醒,朕有话要问。”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老太爷年纪大了,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千城不怪,可是顾二爷和二夫人呢?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稍稍恢复了力气,顾千城便开始设陷阱逮猎物了。

捕快不知顾千城要这些东西做什么用,却知道顾千城的本事,顾千城要的东西一点也不特别,当即就给她准备好了。

没有,众捕快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顾千城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到来。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是吗?”秦寂言明显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而是站起来道:“来人,把尸体抬回去,现场封锁。”

……

只有唐万斤,他拉着顾千城的衣袖,死活不肯让顾千城走,后来听到封似锦说,要和顾千城一同回京,他也闹着要和顾千城走。

“封首辅和凤老还在山上。”顾千城默默地提醒了一句。

秦寂言一直来回奔波,没有停下来等这些人磕头谢恩,不过这些人的话与动作,他全部看在眼里。

几位大臣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谁来,转头看到封大人走出来,忙不迭的上前问道:“封大人,你可知皇上有意立谁为后?”

自从秦寂言离京的消息传来,老管家就十分谨慎。之前他一直可以和京城通信,哪怕放到明面上,老管家都不管,可现在却不行。

这一击,几乎耗尽了她全部力气,她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火山里面的火浆不知何时,全部不见了,当然那一排排绿树也不见了,这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荒地,要不是温度比其他地方高,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荒地,完全没有价值。

没有办法,这里面实在太热了,多呆一刻都是煎熬,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求快点找到顾千城,要找不到顾千城找到火城也行。总之,无论如何都让他找到一样,不然他不会死心……苏合香丸什么的,秦寂言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有万能的侍卫……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将药丸含在嘴里,顾千城和之前一样,把口罩手套带上,这才朝停尸房走去。

难怪仵作的活没有肯做,现在也只有犯了事的人,找不到生路,才会跟老仵作学验尸……秦寂言和顾千城下落五百米左右,就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口直接开在崖壁上,口很小,仅容一个人通过,站在上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自从他们跳下深渊,小雪貂就没有发出声音,此时更是蔫蔫的,像是病了一样,“小东西,你怎么了?”

……

至于死在现场的人,封似锦也给了他们家人一个交待。当众承诺,朝廷会按最高标准,给予抚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