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8章:危如累卵

第8章:危如累卵

绝对宠熊 | 作者:月慕一| 更新时间:2019-09-02

心里如是想,脸上却是不表露半分,扫了一眼激动到不行的记者,蓝弦明白与莫庭在这里纠缠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蓝弦看完后,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笑:“这些是谁寄来的。”

看着忙碌的邵阳,颜末笑了笑:蓝弦,我能帮你的就是这么多了,这条路日后还是要靠你自己走……

蓝弦很淡定的接过,很配合的错给导演和主持人看。

……

只要蓝弦有机会出席一次r&m集团宴会,那么蓝弦身上的不同又会再多一条,难道蓝弦不知?这是一次麻雀变凤凰的机会。

“你认为你能成为天皇巨星吗?”

整整半个月蓝弦一样工作也接不到,除了几个平面广告外连个通告都没有了,似乎有人在封杀蓝弦,或者说忽视蓝弦的存在。

“你一定会拿奖的,相信我。”莫庭轻轻拍着蓝弦的手,让记者再拍一组照片后,就与蓝弦进主委会安排的位置走去。

“莫总!”颜末也一脸的担心,台上的情况让他一头大汗,蓝弦这是抽什么风了,居然一个人走出来谢幕,这不是惹事吗?

面对蓝弦的笑,不由自主的莫庭回了一个笑。

“蓝弦,你疯了?”邵阳恨恨的拉着蓝弦的衣服,警告她。

“蓝弦,我已经退出了那个圈子了,叫我一声云天不行吗?”墨云天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白云朵朵,心中想着这个时候蓝弦那里应该是晚上吧,不知这通电话有没有打扰到她,当然了,最好是打扰了……

莫庭点了点关:“你们放手做吧,其他的我会处理。”

“蓝弦,你没事吧?”

小弦?你全家都小弦……蓝弦心中特别不爽。也不知莫庭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表面却相当的配合:“多谢莫总的关系,我很好。”

这绝对是客套的寻问,导演与制片人都是人精一般的人,当然是连连摇头了。

想想,还是罢了……“今日凌晨五时,本市最大的黑道团伙落网,警方与驻区部队共同出击,涉黑人员全部落网。

在此,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一个人选,她就是我的小师妹林宗儿,我想她应该会符合您的要求?如果您不赶时间的话,看一看如何?”

不过也不得不说大金集团很有两下子,这个圈子里男男女女很多艺人都被这个公司逼着拍情.色片和烂片。

……

“颜末先生,请问你对融柳小姐的死有什么看法?”某报记者先是丢出试探石。

“打电话问电视台可不可以改期,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去。”蓝弦自从成为绽放的代言人后,就很少上娱乐节目,不是蓝弦拿桥而是她原本就不喜欢那些综艺节目,去那里不过是哗众取宠,这类访谈的她倒是很不排斥。

大金集团,那条社会蛀虫,他莫庭从来不放在眼里,不过这一次居然敢打蓝弦的主意,那么死地了……

融柳在电影《江山美人》对月弹琴的情景被喻为无可超越与复制的经典,融柳在《江山美人》中饰演一个的前朝公主,而她爱上的人则是当朝皇上。

“水来了。”莫庭丝毫不摆莫少的大架,熟练的拿出杯子,将两杯白开水放到墨云天和简大的面前。然后将一杯蜂蜜茶放到蓝弦的面前:

之所以选择《融柳的爱》是因为融柳在唱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期许与甜蜜,而她?

融柳,我会做自己,只做莫放,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绿色的衣摆因着蓝弦的转身而随风飘起,如同舞动的精灵女王,一不心不仅入了他人的眼还入了他人的心……

凌晨八点,花了三个小时,融柳终于接受了现实,她现在是蓝弦,一个有着粉嫩青春的少女。

在演艺术圈就是这样,你红了是个人见了你也得叫声前辈,客客气气的,经纪人把你当大小姐,小助理把你当大爷。

哇,墨天王好帅哦!

看着这些支持者们如此理智的行动,蓝弦是感激的,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再添上丑闻。

看着来显上白雪二字,蓝弦很快接起电话:“我是蓝弦。”

“什么事?”蓝弦颇有几分不解,想了想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

从容不迫的步伐一度让人怀疑关于蓝弦得罪x导演被封杀的事情不存在……

叶灵在一旁看到这情况,眼里闪过一抹怨恨,准备拿过话筒宣布记者招待会结束……而被颜大总监欣赏的蓝大小姐,刚一转入玄关就遇上拿到她新的纪经人白雪先生:

“蓝弦,我们一定能红。”

白雪信心十足的摇了摇手中的合约,他已经看到皇牌经纪人的称号在等他了。

蓝弦不置可否的笑了,与白雪错身而过,演戏要演全套……

蓝弦的心里有点不安,也不知在东京那事,莫老爷子是怎么看,认为自己做秀还是什么……

好莱坞大导演瑞曾对蓝弦抛出橄榄枝,而蓝弦还拒绝了……

可惜,蓝弦是什么人呀,多年面对记者和媒体的经验,硬是让那主持人半天没问出什么来……

艺人,尤其是女艺人,最忌讳的就是谈情说爱了,这女主持人这话问得相当的险恶呀。

为她生气,为她操心,为她心疼,为她悸动,为她深情,为她吃醋……

在蓝弦和约到期的那一天,蓝弦高调宣布息影嫁人了,而理由吗?

这种演技也想骗她?既然对方不说,她也就当不知吧……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融柳没有朋友,或者说融柳没有好朋友,今天来的人大多数人都和融柳有一面之缘,可他们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哀伤却让蓝弦觉得这些人是融柳的至交好友,比亲人还要亲。

摄影师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内存,快门不停的按着……

莫庭一系列强硬的手段,让娱乐圈的人都明白,在莫庭还没有抛弃蓝弦的期间,蓝弦是不可以得罪的。

花花公子的伎俩,蓝弦气的磨牙,可脸上却笑的灿烂。

几番自我安慰,蓝弦终于做好心理准备。

明明只是一个眨眼间的事情,可是蓝弦一个眼神,却让人感觉如同万年间那般漫长……

而就在白雪准备离开办公室时,星娱的一哥一姐连袂而来,两人些时已没有之前那傲慢与嚣张劲儿。

蓝弦毫不气馁,又接着继续玩了起来,林宗儿原本想找蓝弦聊几天的,可却发现蓝弦玩游戏,玩的忘了她的存在,耸了耸肩便出去了。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混账,莫庭这是做的什么事,立刻给我传令下去,今后各区的司令,都不得再帮莫庭做任何的私事。

“下去吧,放风声出去,蓝弦我莫家不认同。”莫老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月季,叹了口气……

这个真问倒了墨云天了,墨云天看向蓝弦,很自若的问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蓝弦,你是她的经纪人?”墨云天皱了皱眉,名叫白雪怎么长得和劳改犯一样,这里像经纪人呀,比较像混黑社会的。

至于提携吗?顾子寒想,依蓝弦的手段与背后的靠山,蓝弦应该不需要……

一着粉衣睡衣的女子慵懒的躺在米色的懒人沙发上,把自己深深的埋在抱枕里。

脑子里闪过刚刚的听到的新闻,融柳死了,二十一世纪最完美的女人融柳居然因为拒绝一个精神病求爱,而被人杀人……

再怎么装她蓝弦就是蓝弦,演的好她也不是她自己,她的人生处处是演戏,但她需要一点点真来提醒自己,她是活着的……

说完,“啪”的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转身朝室内走去,挑选合适的衣服……

“大家早……”蓝弦有礼的与众人招呼着,水眸轻扫,每个人都觉得蓝弦在看他(她)。

蓝弦情不自禁的赞叹着,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吃这家餐的白松露了,上一次吃是和顾子寒。

暗暗一个深呼吸,蓝弦压下心中的惊骇,将刀叉放好,拿着餐巾擦了擦唇,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没有一丝尴尬或者紧持,落落大方的道:

这个女艺人蓝弦是知道的,出道五六年了,近期才被捧起来的,自称无背景、从不接受潜规则,号称娱乐圈的清莲,出道至今没有一条绯闻,只是私底下……

“走吧,去金碧辉煌,我请客。”莫庭不容风子秘书拒绝,带着他就往外走。

可惜,造成这娱乐圈大混乱的蓝弦,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照就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如果细心的话,大家会发现,蓝弦对上一任那,金鸡千花奖最佳女主角得奖的女艺人相当的提携……

各种摸黑蓝弦的话层出不穷,而红颜与紫心也因这爆料而大火了起来,连续上了一周的头条。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再过一个奖项就是最佳新人奖了。

“周婷?”蓝弦听到这两个名字时,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变,依旧笑的温婉。

唉,他另外备的礼服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为名为利?如果是为这两样的话,她早就不当演员了。

“一楼的宴会厅给我取消,不要了。”就这么一句,电话挂了。

因为一楼的宴会厅原本是莫庭拿来给他的女友vivi办二十岁生日宴用的,而取消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vivi小姐只当了莫庭boss两个月的女友,然后在生日当天被甩,当然甩人的是莫庭boss。启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有机会甩莫庭的……

因为莫庭的到来就宣布今天的工作结束。

看蓝弦不急不缓的走到后台,直到他看不见为止,才收回眼神……

侨恩也没有忘本,国际大师的他除了接拍绽放的活外,其他的拍服装的活,他一律不接……

“不行……”莫庭想也不想的就摇头。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侯再拨!

此时,他们已经忘了莫庭的存在,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t台上,他们知道今天压轴的礼服就要展视出来。

莫家树大招风,而他行事也的确张狂了一点,之前颇有一份爱美人不爱江山了架势,而这段时间蓝弦忙,他也忙……

“这样最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给我打电话,我会去处理。”

爷爷的态度,还有最后暗处人的试探,这一次电影节,恐怕猫腻不少呀……

要知道那是r&m集团呀,全球十大企业之一呀,可不是什么五百强之类的……

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不知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恩,还好,脸没黑。

影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剑,对于其他的,他从未担心过,虽然宇家族斗争激烈,但远比不上皇家的斗争,他虽未涉足过,但一直待在轩辕晗的身边看到的并不少。

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个小的檀木盒,那应该就是大还丹了,再翻翻那几本小的秘籍,不错,都是极品。“爷爷,我走了”

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在回门那日,我陪着婉如,她一个人独自前来,冷冷清清,与婉如的张扬得意形成鲜明的对比,也是那一次,让他对她刮目相看。之后,面对相爷的冷待,面对婉如的冷嘲热讽,她不怒不喜,眼里只是看着她的母亲,那个名存实亡的相府夫人,看她们母女二人巧笑俏兮的样子,第一次感觉到了微微的后悔,如果他娶了这个女子,是不是也能得到她那冷然外的笑意与温柔呢?

“婉如”

呆呆的坐着,知心,所以的伤口被再次撕裂,很痛吧,可是,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彻底的好呢?知心,我也不知道我们阴差阳错的回京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这落霞院是好是坏,也许痛过这一次后,你才能从过去清醒,不会像在青州那样,只为活着而活;也许经此一痛,你一辈子也无法重新开始了,连青州那假装的平静都做不到了。

而一旁边的吴清则眼观鼻,鼻观心,他有些怕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本分些的好,他不想成为第二个闻人靖暄,被这个气的吐血。

“宇敏之,你要保宇家,你要守故人之托,这些都没问题,而我要,你当明白。”

“是,也不是。”

“爷”

“本王没事,派人去大将军府与皇宫,告诉外公与母后,让他们加快速度,本王的腿有站起来的可能。”

“爷”刚刚被曦王派出的人又回来了,趁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中年男子,一点也不看他这样的人会像是轩辕曦的手下。

司徒将军摇了摇头,“不是,那两个人,我的人马不认识。”

女人疯狂的推开眼前的烛台“怎么可能,之前不都一直在吗?为什么,突然会联系不上,他去哪了,去哪了。”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更何况本王还要留着这双腿,带着我的知儿游遍这晗王府每一个角落呢。”

“晗,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治你腿上的寒毒的方法了。”秦知心激动的拉着轩辕晗的双方,高兴的说着,太高兴了,实在太高兴了,经过这么近四个月的悉心研究和无休止的试验,她总算找到了方法了,这样,这样,不用多久,轩辕晗就能站起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不知道该说轩辕晗戒心重,还是说他太无情,他不知道吗?他现在越对秦知心表现他的满腔爱意,日后秦知心所受的伤越重吗?而且他的腿快好了,那么秦知心离心碎的日子也就越近了。

“夫人,晚了,睡吧,一切都会好的。”语气有些沉重,也有些坚定。

“知心,就要过年了,我想请你去我家过年,好不好呀,我有告诉爹和娘哦,他们答应了耶。”扭捏了半天,靖暄才慢慢吐了出来。

她默默的在心底说着:娘、还有那救她的黑衣人,她会努力学着快乐、幸福的,但乞求他们允许每一年的新年,能让她将压抑了一年的悲伤流淌出来,她一个人,真的很辛苦很辛苦……

啊,知心痛苦的大叫,她的脑海里充斥着太多东西了,脑着像分成两半一样,一半原谅一半怨恨。

“混帐,好好的益州怎么会发瘟疫。”

“恳请皇上立即派太医前往。”众大臣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给皇上好感的机会。

“太子爷、爷爷……”郑怜心哭着,她怎么办,怎么办呀。

“太子爷,您看这事?”看着那像疯掉一般的郑怜心,郑国公有些不忍,这个孙女怎么说也是自己曾经最爱的,这个时候变成这个样子,唉……

这一句话,让轩辕晗一怔,也让轩辕晗的心一痛,他与秦知心之间已不是他与秦知心两个人的事了,是晗王势力与秦府两家的事,晗王这派的势力是不可能容许曦王最得利的辅助者秦府的女儿成为晗王妃的,而且,那秦知心的存在,对于晗王府来说,是一种耻辱,是娶曦王不要的女人的耻辱,秦知心,在晗王府是呆不住的,他的腿不好还行,腿没好,他只是个废人,晗王的势力也就不存在了,可他的腿好了,他有争斗的资本了,晗王府的势力怎么会允许秦知心存在呢。

看到知心那黑亮的眼睛,小依也是一振,太好了太好了,总算不辱使命,能把这天天坐在房间里的王妃给哄出去了。

“傻知儿,我就是我,那个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在你面前我的,是最真实的,无论如何,你只要记住,我爱你就够了。”

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晗说这话是因为他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与不信任吧,她,表现的是那样的明显,晗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孕女似乎很敏感,婉如从来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此时知心的离去,却让她哭的像泪人儿,她的丈夫秦刚站在一旁看着猛流泪的娇妻,急的团团转,不停的哄着,可依就止不住泪水,只好眼带请求的看着知心。

“幽韵琦,你会后悔的。”临行前不忘放一句狠话,他今天在这里丢的脸可大了。

“不松,死也不松。”轩辕晗这话说的是咬牙切齿,他现在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只靠着一股不想让知心死的心在硬撑而已。

“爷,太好了,你们真的没事。”在四周寻找的吴清,听到崖下传来的笑声,惊喜的趴在崖边,看着那调在崖边的轩辕晗与知心,显些感动的流泪了。

“是,爷”虽然吴清想先将轩辕晗带上去,因为轩辕晗在这里多吊一刻就多一份不确定,多一分危险,但吴清知道,如果太子妃不先上去,爷是不会放心,而且依他们的情况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知心带上去,减轻轩辕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