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79章:日新月盛

第79章:日新月盛

绝对宠熊 | 作者:月慕一| 更新时间:2019-09-02

“不,他最喜欢的是你。”

在面具男的身后有四张椅子,四个女人都被绑在了椅子上,嘴巴都堵上了。除了着急的神色之外,她们无法用任何方法表达情感。

想到这里,顾千城不由得笑了出来。

“是吗?如果有人带着朕亲笔所写的圣旨,指证寂言囚禁朕,逼宫夺位呢?”太上皇一脸傲慢的说道,顾千城怔仲片刻,笑道:“那一定是假的。封老,您说呢?”

太监急忙出去宣锦衣卫首领觐见,暗卫趁机隐匿,却没有出去。

这个时代,寡妇虽可以改嫁,可做人家的妾,却一辈子都别想扶正,一日为妾,终生便矮人一头,顾千城怕秦王是认真的,不敢接话。

他们要是不怕得罪大秦皇帝,早就出手去救药王了,哪里会等到君亦安上门。

“千城,你会不会不要我了?”顾千城的安慰并没有让唐万斤停止哭泣,反到越哭越凶。

老皇帝随便点了个小太监打击顾老太爷,并给顾老太爷带了一句话:“皇上说,让你好自为之。”

至于宫里的顾贵妃与五皇子?

而秦寂言会发现江南有异常,是顾千城进入江南后,连着四五天都没有消息传来。

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在荒郊野外一样过年,而京城少了秦寂言,新年一样热闹,众人该干嘛干嘛,丝毫不受影响。

就如同顾千城,和顾千城的才能相比,秦寂言更看重顾千城的人品,还有她干净没有和任何人来往的关系。

一拳挥出去,直接打在对方的鼻子酸,这伤不致命,可鼻子那一刹那的酸痛,能让人瞬间失去战斗力,而就是这么一个时间,足够顾千城再次出招。

“原来你没有要立后呀,他们都说你要立后,我还以为是真的呢,吓死我了。”唐万斤夸张的拍了拍小心脏,看秦寂言不高兴,十分有眼色的上前,把龙宝抱走了,“皇上你忙,我把太子殿下抱走。”他好多天没有跟龙宝玩了,真的有些想了。

猪头六爱财,可更爱命,秦寂言明显不是好惹的,虽然他心痛即将到手的赎金,可现在这个情况,也容不得他来硬的。

景炎一怔,心脏微微揪痛,有那么一刹那他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一想到惨死的十五万将士,他就无法不恨。

他不想看顾承欢得意的笑脸……

只要一想到,父王和母妃的死都是皇爷爷一手造成的,他就做不到敬爱这个老人。

秦寂言出殿时,正好与五皇子遇上,秦寂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五皇子则是好心情的说了一句:“寂言也进宫了,

“先把今晚解决了,本宫会让人调粮来。”这里的情况瞒不住,也不需要瞒,秦殿下会让这几座城的人都知道,赵王是如何对待百姓的,如何对街被他攻破的城。

贤惠这种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就在长生门的人,想着要如何才能阻止秦寂言和大军离开,保住北岭秘密时,秦寂言已有所行动了。

殿下的太监一一退下,守在门外的侍卫也后退数步,确保能保护秦寂言,又不会听到里面的对话。

火焰果已经到手了,他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放箭!”术数师一出现,大秦的将领就下令。

他是大秦秦王,不是北齐的囚犯,这些人监视他够久了。

这么一个地方,立在京城却能不被人盯上,摘星楼的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顾千城上前,捡起木板一看,“画板?”顾千城虽然不懂欣赏书画,可耳濡目染下多少也能看出一点。

孩子没有保住,他们还可以再生,但顾千城只有一个。

秦寂言笑了一声,平静的道:“皇爷爷……自五岁后我受过多少次伤?中过多少次毒?您记得吗?您确实是杀了那些下毒害我的,也处决了那些刺客,可皇爷爷你难道不知,那些人会要我的命,全是因为他们幕后的主子,可是你哪一次找出过幕后黑手?”

言倾不是不怕痛,只是打小就入军营的他,早已习惯大小伤不断的生活,这点痛言倾真得不放在眼里。

“嗯。如果程家来问,就给他们让个道。”顾千城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坏人。她不会上赶子去问程家需不需要帮助,也不会给人添乱。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立刻换人,继续……

“九输一赢吗?你来与朕对一局。”秦寂言示意封似锦在他对面坐下,同时将白子递到他面前。

热茶端来,温温的正好入口,封似锦喝了一口,才继续思索棋局,每一个字都落得分外小心,慢慢占了上风。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主子,他们要跑了。”这时秦寂言已抱着顾千城,稳稳落在甲板上,暗卫上前却不敢伸手去接秦寂言手中的人,只说正事。

“要不要赌一把。”太上皇笑的一脸和气,那样子好似胜券在握。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去,告诉景炎,他要见的人来了。”秦寂言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减速,直接冲了过去,蛮横的将那只小队伍冲得七零八落。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这事就是典型的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秦寂言不用问也知道,景炎的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