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代理 第77章:从中作梗

申博代理

落日清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4982

    连载(字)

24982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代理》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从中作梗

申博代理 落日清风 24982 2019-09-02

秦铮挑眉,没答他的话。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你去将太医院的孙太医请来这里。”皇帝吩咐。

“孙爱卿,你可看出她是何病症了?”皇帝开口询问。

孙太医抬头看向谢芳华。

左相失了声。

燕亭身子一震,惊异之后,脸上闪过各种情绪,整个人除了一张脸有表情外,似乎成了个木桩子,一动不动。呆呆怔怔。

“父王,我没胡闹,说的是事实而已。”燕亭站直身子,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一副轻狂姿态,高傲地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做过的事情我自然不能当做没做过,做错了,自然不能推脱责任,也不能让别人代替我顶替责任,这可是父王您从小就教导过我的。”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是这样”皇帝不太相信。

谢芳华也皱眉,“我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借我对付忠勇侯府,四皇子是被我牵连的。至于临汾镇统兵和启封城统兵的八百里加急,恕我一个女子,实在猜不出他们凭什么根据说是害四皇子的。毕竟这一路上,四皇子是扮女眷跟随的队伍,没走漏丝毫风声。”

枫叶林前,金燕和秦怜的队伍正停驻在那里。

谢云澜不看初迟,将马缰绳递给了谢芳华。

谢云澜住了口,不再继续说了。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听音,多冷的天啊,你还站在外面做什么?还不赶快回房?”听言跑出来,催促谢芳华,“王妃都走远了,你用不着这么送。”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秦铮看着她,扫见手中的药,嘴角露出难受的情绪。

他一眼,蹲下身看熬着的药。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卢雪莹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秦浩彬彬有礼,面带笑容,待人和气,说话谈吐不俗,左相夫人虽然不满意他的身份,但是见此,也对他喜欢了一半,至少是个心里有主见的,没有因为是庶子而自卑,而且如今在户部任职,听说快要晋升,有英亲王在后面扶持着,左相再帮衬一把,难说将来前途能走多远?若是他有了前途,庶出又算得了什么?就算秦铮那个嫡子继承了英亲王的爵位,若是个混不吝没能耐没才学的主,也一样能被他踩在脚底下。

谢芳华久久无睡意,快天明时,方才睡着。

谢芳华仿佛没听见,头也不回一个。

谢芳华不理会燕亭。

所以,他能跟监察御史的长子和翰林大学士的次子一同走动来这里看秦铮也不稀奇。

秦铮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做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烧火做饭容易?若是这么想,你就错了!这个最难!”

“我说她这是小产了。”谢芳华道。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谢芳华点点头,见他没有多问的意思,但还是说给他知道,“卢雪莹小产了。”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题外话------

谢芳华想着秦倾的那间房间竟然也进去了毒蝎子,她看着被她杀死的两只毒蝎子,想着这种剧毒的毒蝎子,一般大夫怕是解不了毒。而且毒顺着血液走动得奇快。不消两盏茶就会到心脉。只要毒到心脉,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了。大夫来不了那么快。她看向秦铮,“救他吗?”

“有……有毒蝎子!”秦倾似乎忍着痛道。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王倾媚看着他,“就为这个事儿?”

大长公主、谢芳华、金燕、燕岚等人上了二楼的雅间,谢云澜也未避嫌,一起进了雅间。

“走吧!”大长公主喊人服侍披上雨披。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两个月了?

“可不是吗?”英亲王妃点头。

谢芳华跟着秦铮迈进门槛,入眼处,房间简易,帷幔挑着,韩述无声无息地躺在大床上。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云澜看着她,“没有几步路!你实在困乏,到了房间后可以好好睡一觉。”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秦钰在一旁,随意地翻弄着,心下感慨,多年来,几代南秦皇上的先祖帝王一直想方设法费尽心机,想拔出谢氏暗探,除去谢氏,可是都不得其法,他们可否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的子孙,就坐在这里,堂堂正正地看着谢氏暗探这些卷宗和整个谢氏暗探的秘辛锁链。谢氏和皇室联手,对抗北齐多年的筹谋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郑轶一噎。

“你的消息到灵。”秦铮看了他一眼,李沐清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挑眉,“看那辆车”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谢芳华点点头。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谢芳华歇了一日,才算是真正地歇回了几分气色,不再理会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整顿之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拿了一个本子,提笔谋划着对于谢氏暗卫重新整顿洗牌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