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双重人格的苏醒 > 第28章:运旺时盛

第28章:运旺时盛

双重人格的苏醒 | 作者:妁妁其华|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们交换人质吧!”陈青云说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要杀了太上皇,就算秦寂言肯睁只眼、闭只眼放过她,其他人也不肯呀。

“只是没了这个理由。”秦寂言出言纠正,同时说道:“要是赵王得到顾千城,把人杀了,说太子遗物在本王手上,你们是不是也要把本王交出去?”

“末将明白。”一干人再不敢多言,立刻找来宫中的文吏,让他尽快将皇太孙告赵王书写好。

“没有真正交手,你又怎么知我不是你的对手。”景炎站了起来,虽然没有武器,可他仍不惧与秦寂言一战。

接过护卫递来的长枪,赵王二话不说朝唐万斤掷去。

今年是北齐皇帝亲政后,过的第一个新年,北齐皇帝正式取代北齐太后,接见驻守在外各地将领,还有各处的封疆大臣,实在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寻秦寂言的下落,派人守在那三处后,北齐皇帝便放下了此事。

“主子,姑娘,请用晚膳。”暗五打从出生,就没有怎么笑过,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讨喜一点,还是非常努力的扯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容……

顾千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秦殿下今晚的举动有点小诡异。

“哼……”秦寂言没有吭声,全身都散发着,本宫很不高兴气息。

关乎千梦的闺誉,顾千城没有提她的名字。

“当然没有!”就算得意也是不能说的。

江南与京城相隔甚远,即使老皇帝与秦寂言都十分关注江南的情况,可一时半刻要发现江南的异常还是很难,毕竟这个时候消息传递十分不方便。

没有兵马,就是武功再高强也别想占地为王。

皇子献完礼后,就该轮到孙子辈,往年秦寂言都是孙子辈中当仁不让的第一人,可今年秦寂言不在,周王世子和赵王世子就起了心思,两人谁都想争这个第一,可又不想做得太难看。

“回万岁爷的话,秦王殿下虽不能亲至,可却派人传了话来,说是给圣上准备了一份,独一无二的贺礼。”小太监讨喜的道。

客栈里顾姑娘还在等他们,要是他们一直找不到人,顾姑娘有危险怎么办?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彭爷的小妾?哪个彭爷……敢说爷的女人是他的小妾。”秦寂言不高兴,很不高兴。

他想,他再也不敢让顾千城离开的他的视线了,这个女人太让人操心了……景炎独自前来寻顾千城,当然不是无所求,既然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打击不到顾千城,景炎索性直接说,“顾千城,没有火焰果的话,你的儿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没事,有多少算多少,更何况我们现在也不用劫狱,只要够防身用就成。”顾千城只想准备十来个,以免路上遇到危险。

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就算顾贵妃肯,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子。

赌赢了就能得到天下,赌输了也不会丢命。那些有点可能,又有野心的人,真的不会心动吗?

“把人带下去,等季家人到了后,一起交由刑部与大理寺审理。”这种案子,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审。

“这倒也是。”老皇帝点头,他的怒火来得快也去得快,当即满脸笑容的道:“一般人确实入不了你的眼。当年给你选伴读,让你挑四个,你偏偏看不上其他人,只挑了两个。”

“你必然是早有二心,昨天的事不过是一个借口,不是昨天的事也会有其他的事。寂言,别把错推到朕的头上,朕没有错!”

武毅这些日子如同影子一样伴随唐万斤左右,对唐万斤的体质多少有些猜测。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将唐万斤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他不可能背叛唐万斤。

顾千城唇角微扬,止不住冷笑,“可笑,他以为他有机会推脱吗?”顾国公不会以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旁人都是傻子吧?

就好比,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马羊死伤无数,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说是他做错了事,上天才会降下惩罚,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以赎自身的罪孽。

送信的来使不卑不亢的道:“太后娘娘言重了,秦王殿下要是欺北齐无人,就不会提前写信告知。要说欺人,你们北齐更甚一筹,此次我除了带来国书外,还将贵国骑兵的尸首带来了。秦王殿下让我转告贵国皇帝一声,大秦的国土欢迎北齐人,但怎么进由秦王殿下说了算。”

“分开走也好,至少能好好养伤。”顾千城动作轻柔,非常仔细。

有一种,打地道战的感觉!

就算时代变迁,造假的技艺没有现代那么精湛、复杂,可也不是这么小儿科的,名画古籍不是随便拿几块画板,几张卷轴就能仿造成的。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凭借这股恨意的支撑,顾千城将孩子清洗干净,将自己的伤口清理干净,并迅速缝合好。

封大人是首辅,皇上要追封自己的父母,这谥号必要与首辅等大臣商量,这追封的圣旨能念出来,封大人也是同意的吧?

暗卫带着顾千城蛰伏在天牢北面,静等时机!

全部轰碎了,还能挡住他们的路吗?

他的暗卫,就是化成灰他也认识。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可是……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安顿好两个老人,顾千城也不管太上皇怎么想,直接给两位老人倒两杯茶,喂完茶后才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封老爷子晕了过去,不知可否为封老爷子请太医来看看?”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虽然十天过去了,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

顾千城待到锦衣卫首领走后,才轻声说道:“就怕有些人家,把人藏了起来,谎报死亡。”锦衣卫只能让活人喝药,有心人想要是藏起来,他们还真的找不到。

而且,凤家也不可能出两个掌实权的人,风遥去管理暗风楼那一摊子事,再好不过。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别说秦殿下这方的人,就连赵王身边的幕僚亦是一脸不安,“王爷,这么做我们的名声可就坏了。”

这种时候必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她只能对不起暗卫了。

看到顾千城可怜兮兮的样子,秦殿下咬牙切齿的道:“撒娇、卖乖,就是为了让本王不处罚你,对吗?”

“圣上……”文武百官跪地不起,可秦寂言仍旧不理,直接拂袖回宫。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只是,这一次不等术数师们计算,顾千城就先一步算出来了,或者说她猜出来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顾千城衣服又脏又破,有几处都被烧坏了,双手血淋淋的,手背被火灼得红肿起泡,脚上鞋还在早烟,脸上被热气熏得通红……

“我倒无所谓,我老爹却非要我赢封似锦不可,我这段时间都快被逼疯了,现在也就是殿下你能把我叫出来。”焦向笛郁闷地趴在桌子上,苦着一张脸道:“以后,还要和封似锦同朝为官,要说压力不大,那真是骗人的。”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他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秦寂言握住顾千城的手,十分坚定,顾千城却又一次的挣开,“他们现在不会有事,可我一离开景园他们就会有事。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把我带出去,而是把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带走。”

“我们宁……”三人当中最小的子诺开口,可他刚说三个字,就被子羊打断了,“我们喝,但我们可不可以约定,事成后给我们解约。”

这忠心蛊被种下,这一辈子就只能忠于长生门,永远不可以背叛。

显然,被关在小黑屋三个月,明面上看着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实则影响深远,她整个人都开始扭曲了,已失去正常人该有的冷静与理智。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五皇子被看押起来,必然是出了事。

管家吓了一跳,匆匆跑出去,回来时脸上也带着笑,“老太爷,大小姐回来了。”在院外喧哗的小丫鬟,是去给顾千城请安,得了顾千城的赏赐,这才高兴。

“哭个球球。把孩子们带走,以后……给老子报仇就是了。”猪头六狠狠地推了老三一把,“赶紧的,别像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磨磨叽叽。”

顾千城跳上供桌,抱起小雪貂,将小雪貂高高举起,可是……还不够!

宫中侍卫再不敢冒然上前,只围而不攻,秦寂言上前一步他们便后退十步,双方始终保持三步的距离。

没有目标,一切计划皆是惘然,那人只得折回去禀报给太后和摄政王,好让他们另做安排,可是……

“千,千城。”顾三叔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怕在顾千城面前丢人,顾三叔肯定要吓得尖叫。

“没口服的家伙,不懂得享受。”顾千城嫌弃瞥了秦寂言一眼,独自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十分满足。

“殿下,乖……二十五岁正正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抢你的皇位。”顾千城摸着秦寂言的脸,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道。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没有想过占据江南,可并不表示景炎会把江南拱手送给秦寂言。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单将军不过如此。”呼延千霆得了便宜还卖乖,见单增落败,士气下降,不依不饶的逼近,那架势就好像要逼死单增。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呼延千霆原本就凭着一股气和单增打,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他要杀了单增,自己也讨不得好,果断的顺着坡下。

“听到没有,让你们的人把三皇子放下,三皇子身份尊贵……”一整晚的折腾,饶是顾千城体力再好也撑不住,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她睡着后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不在屋内,而是在马车上。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要不是心中有对策,她哪里会这么乖的回来认命,她顾千城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认命的主,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拒绝家中的安排,执意念医学院。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不能,力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这只是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暗卫从地下的泥土中,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透明白卵。那白卵透明晶亮,水嘟嘟的,好似轻轻一戳就能碰出水来。

君亦安不敢想象,要是大秦皇上知道唐万斤的体质,会是如何的疯狂……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顾千城一动不敢动,让秦殿下抱着,可半天过去也不见秦殿下冷静下来,顾千城为了转移话题,指着秦殿下手上的木盒问道:“殿下,你带了什么来?”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大管家再次摇头:“大小姐,您回来时,小的们刚刚把大少爷抬进来,老太爷什么都不知道。”